歡迎訪問新醫改評論網!您是第 1277855位訪問者

村醫集體辭職事件頻發的背后

來源:診鎖界  作者:徐毓才  發布時間:2019-08-05   | |

        職事件后記,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哀莫大于心死。


  一個人放棄當初的追求,舍棄為之付出太多艱辛努力與汗水、淚水甚至鮮血與健康的事業,需要多大的勇氣?


  而一群人接二連三此起彼伏的提出集體辭職絕不可能無緣無故,其背后一定有太多的群體性痛苦與心酸,我們應該能夠聽得到其中的呻吟與絕望。


  最近,全國頻繁發生村醫集體辭職事件,已經引起最高層的關注。人民網對村醫集體辭職事件的評論是:無論問題在哪個環節 都要查清都要整改。


  如何刨根問底,探尋到其背后真正的動因,對于有效解決問題非常重要非常必要,出于這樣一種良好愿望,今天,老徐就和大家一起探尋村醫集體辭職背后的真正原因。


  01、村醫集體辭職引發廣泛關注


  保基本強基層建機制是新醫改貫徹始終的基本思路。然而基層并沒有在這種正確思路指引下強起來。


  最近提出解決鄉村醫療空白點突出問題和此起彼伏的村醫集體辭職事件成為最值得深入思考的兩大基層醫療問題,甚至引起了國家頂層領導的關注。國家衛健委也將這一問題作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要重大解決的問題。


  正如有關媒體所言,在這個7月,鄉村醫生的待遇問題,猶如驕陽似火的天氣,變成了全國的焦點。


  7月5日,網絡爆出河南通許縣36名村醫辭職。


  幾乎所有的報道中,都出現了鄉村醫生養老、待遇、工資發放不到位、壓力大,收入低等關鍵詞。村醫年齡大、學歷低等現象,也再次被談及。如何穩住鄉村醫生隊伍,如何解決收入待遇等問題成為了焦點。


  盡管當地政府調查認為,村醫所說的補助被克扣等問題統統不存在(短短500多字,出現了6處“不存在”字樣),但也承認存在“延遲”。


  7月9日,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宋樹立回應河南36名村醫集體辭職事件時表示,已經要求河南省衛健委立即調查和核實 并明確“無論問題出現在哪個環節,都要調查清楚,立即整改。政府要切實履行職責。”


  7月13日,又有自媒體曝出黑龍江依蘭縣下轄4個鄉鎮63位村醫請辭。


  7月18日,貴州省湄潭縣西河鎮22名村醫訴求相關待遇未得到落實,向鎮政府和鎮衛生院遞交了辭職申請。


  頻頻發生的村醫集體辭職事件起碼引起了兩方面的關注。一方面政府衛生健康部門陸續下發《關于切實做好鄉村醫生相關待遇落實工作的緊急通知》,國家衛健委領導赴地方調研,國家衛健委召開鄉村醫生隊伍建設視頻工作會議;另一方面媒體也給予更大的“同情”。


  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鄉村醫生待遇與保障問題引關注為健康“守護人”撐好“保護傘”》對鄉村醫生問題進行了深入剖析。


  央視新聞1+1欄目將目光聚焦到村醫群體——《村醫:要解“近憂”與“遠慮”》,報道就村醫生存現狀與未來發展作了闡述和剖析。


  中國經濟網發評論:“村醫集體辭職”是一記警鐘


  經濟觀察報評論:河南村醫集體辭職敲響了什么警鐘


  半月談評論:“村醫集體辭職”:紅手印該警醒誰?


  人民網評論:村醫集體辭職事件引發擔憂 鄉村醫生待遇如何保障?


  人民政協網評論:“村醫集體辭職”事件要關注,更要反思


  02、村醫集體辭職辭職的三個方面


  村醫集體辭職絕不是一個突發偶然事件是長期以來農村醫療問題日積月累的結果


  筆者認為,其主要原因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一是10個不可忽視的政策并發癥。


  ①在一村一室原則指導下,村衛生室被強制整合,而缺乏規制;


  ②快速推進的基本藥物制度使基層無藥可用、價格虛高,促使居民看病不選擇村衛生室;


  ③繁重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被地方政府有關部門層層加碼、急功近利,以及與之相協調的不合理的考核制度,催生了太多的作假,讓村醫失望之極;


  ④國家不斷增加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服務補助不同程度存在被克扣被挪用被截留,總理給增加的補助到不了村醫手中;


  ⑤國家要求村醫提供的基本醫療和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實行政府購買,但我們很多地方,政府不懂購買服務,習慣了強買強賣,不會按照“合約”或“協議”辦事,很多協議就是霸王條款,成為村醫補助被克扣的合法手段;


  ⑥考核和鄉村一體化變了味兒。考核本來是促進工作落實服務績效的好辦法,但在實際工作過程中卻變成克扣的手段,鄉村一體化本來是國家衛健委設計的來巧妙變更解決鄉村醫生身份,從而逐步提高鄉村醫生待遇的一種思路,但實際上變成各級政府甚至授權鄉鎮衛生院管制村醫的鎖鏈,實行鄉村一體化之后,該有的還是沒有(比如公平規范的勞動合同),不該來的卻都來了(嚴格的上班規定);


  ⑦表哥表嫂等形式主義依然嚴重;


  ⑧衛生室達標,成為健康扶貧的硬指標,但錢沒有事必須干,有的一個標準化村衛生室光制度牌就要兩千多元,被要求村醫出;


  ⑨衛生室運營。包括水電、取暖、降溫、維修等等,沒有運營費用;


  ⑩24小時手機不能關機,全天候上班。很多地方衛生行政部門出紅頭文件,要求村醫必須24小時接受村民患者的呼叫。盡管村醫本來的服務也是這種狀態,但約定俗成的習慣和政府部門發文件定規矩還是兩回事,村醫隨時為村民提供救急服務,得到的是“感激”,而政府發個文件規定24小時服務,那是責任,責任不履行伴隨的就是投訴和賠償。


  二是對村衛生室和村醫的定位不準確或被誤讀的三個典型問題。


  ①鄉村醫生是守門人還是守護人?2015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國辦發〔2015〕13號)指出,鄉村醫生是我國醫療衛生服務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最貼近億萬農村居民的健康“守護人”,是發展農村醫療衛生事業、保障農村居民健康的重要力量。這里明確指出鄉村醫生是最貼近億萬農村居民的健康“守護人”,這是國家對鄉村醫生最準確的定位,守護人更多的體貼關愛守望與護理,而守門人是把關把門的,實際上以目前我國大部分鄉村醫生的知識水平和服務能力還難以承擔守門人的角色,因此今后各級政府、官員,包括鄉村醫生自己別把自己當做農村居民的“守門人”看待。


  ②鄉村醫生應該為村民提供什么樣的醫療衛生服務?2015年1月1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部署了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更好保障農村居民身體健康工作。會議要求,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提升醫療技能,關心他們的生活和成長,對于促進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均等化和社會公平,讓農村居民獲得便捷、價廉、安全的基本醫療服務。會議確定了五項政策,其中第五項是提高鄉村醫生收入。將2014年、2015年對農村地區新增的人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全部用于鄉村醫生,今后繼續重點傾斜。對艱苦邊遠地區鄉村醫生加大補助力度。


  進一步提高鄉村醫生養老待遇,為他們搭建留得住、能發展、有保障的舞臺。這里實際上就明確了鄉村醫生能夠為農村居民提供的是便捷、價廉、安全的基本醫療服務。這個提法非常重要,與一般提到的“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基本醫療服務不一樣,一個是“用詞”不一樣,另一個是“順序”不一樣。別把這個不當回事,非常非常,不能給鄉村醫生提供的基本醫療服務提出不合理的過高的要求,不但不現實而且不能實現。


  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是面對面服務不是上門服務?大家也許還記得,有一位鄉村醫生上門為一位簽約的精神病患者提供上門服務被患者打死的事。實際上國家在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的文件里從來沒有要求必須提供上門服務,一直都只要求對于四種重點慢性病至少每季度提供一次面對面服務,提供的方式以門診醫療服務服務為主。為什么提出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為“上門服務”這一要求,村醫可沒少問責、被扣錢。


  三是導致村醫集體辭職的三個根本癥結。


  ①身份很尷尬。目前干著全科醫生的事,身份仍然被認定為農民,這是鄉村醫生很多待遇不能得到較好解決的死結,和鄉村醫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有特色保持最久一樣。


  ②養老無著落。由于身份的不明不白,鄉村醫生養老一直不能得到較好解決。目前很多鄉村醫生老而不能退,退而無所養,由于年老的村醫想退退步下來,年輕的進不去(也沒有人愿意進去),因而就出現了鄉村醫生隊伍嚴重的青黃不接。


  ③上升通道被堵死。也是由于鄉村醫生的身份不明不白,上升的通道也被堵死,及時你再努力,即使再優秀,你也不可能成為國家干部,除非你有特殊的人脈關系能夠進入體制內。


  03、簡單就事論事可能解決不了農村無醫問題


  給予以上分析,現在可以肯定的說,簡單地就村醫集體辭職來討論問題解決當務之急,包括百醫駐村,上級醫療機構下派都不可能解決農村無醫問題。因此,國家衛健委回應“村醫集體辭職”提出的那些措施基本上沒用。


  包括立即調查核實有關情況,無論問題出現在哪個環節,都要調查清楚立即整改。


  包括會認真核實、調查、整改,保障鄉村醫生合法權益,讓他們能夠安心、放心、舒心的為廣大農村居民提供更好地醫療衛生服務。


  包括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推進“縣鄉一體、鄉村一體”機制建設。通過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一批、“縣聘縣管鄉用”和全科醫生特崗計劃聘用一批、從縣醫院選派一批等方式,解決鄉鎮衛生院無合格醫生問題。通過“鄉聘村用”、從衛生院選派醫生到村衛生室開展巡診或派駐等方式,解決村衛生室無合格醫生問題。力爭到2019年年底前,全面消除鄉村醫療衛生機構和人員“空白點”。


  04、高層關注會不會成為解決鄉村醫生問題的契機?


  據了解,這次村醫集體辭職事件的集中爆發之初,國家最高層就已經關注到此事,也做出批示,據說國家衛健委也是按照領導批示召開一個只到省級衛健委的一個緊急視頻會,而后來省級衛健委那些動作也是在落實領導批示。吃瓜群眾真心希望,這次村醫集體辭職事件能夠成為政府真正解決村醫問題的一個拐點。真正把近年來中央和國務院有關鄉村醫生的政策不折不扣而且創造性的落實好,徹底解決鄉村醫生的根本問題。


  但愿這個一個契機。如果果真能夠如此,也不枉這一番折騰。

分享到微信
我要評論
   
驗證碼: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陕西快乐十分规律更准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0616號